雨后小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雨后小故事 > 内容页
2018-08-22 14:58:26 作者:未知
雨后小故事之《小张和小丽》
  

本文转自百度贴吧帝吧,作者半真半假的写了这篇中篇小说,记得在很久之前的某个下午,无聊中点了《小张和小丽》,乍看题目感觉这太水了,可是还是慢慢看了下去,文章写的很平淡真实,婉婉道来,那种青春荷尔蒙的散发,男女间微妙的感应,仿佛让我回到了高中时代,恍惚间,感觉自己就是那个男主人公,和小丽在出租屋的时光让我感觉到快乐,小丽去上班时又感觉到沮丧和无能为力,最后小丽离开时我在内心多么希望男主角能够摈弃一切束缚去选择这段真挚感情,我在想,如果换做是我,我会如何抉择?我会选择小丽。即使现在看来,我仍然会这么选择,很多时候,错过了就永远不会再拥有。

 

《小张和小丽》故事的梳理及番外篇讲解,几个故事指的是:

1、《张丽》里面小祥和小丽的故事

2、《张丽》里面小祥和小张的故事

3、《青青》里青青(小丽)和开开的故事

4、《番外-张美丽》里张菁(小张)和学长的故事

先说《小张和小丽》,这篇里面开主席并没有写具体年份,只是有几个时间点:

小祥职专毕业,应该是当年的6月份

而小丽是在当年的农历腊月离开的,也就是当年阳历的年底或者次年1月份。

后面两篇里面都有时间点的描述:

《青青》里面有一段是,开开质疑青青没有QQ号的那一段,时间是2009年

《番外》里面有交代:张菁和小祥结婚的时间是2012年3月3日

哦对了,小祥的南京一抽就是四年,而和小张认识的时候“11块的南京买不到了,以后没有一款可以让我一直再吸几年”

说明小祥和小丽的故事最晚发生在2007年这样子,因为这里还可以考虑一个细节,就是小刚的那首《青花》是07年发布的,不过也许开主席并没有在意这个细节,我更倾向于这个故事是发生在2006年甚至更早。

青青回到老家一直到认识开开以前的“那几年一直单身”那么“那几年”我理解应该是指两年以上的,这同样印证了小丽是在2007以前离开小祥所在城市的。

《青青》里面青青和开开在楼顶谈话后离开,是在2010年的春节后,而这篇的结尾部分里,描写的开开去老家找青青,遇到同样来找小丽的小祥,小祥说跟老婆申请了很久,村口的梧桐树挂满紫色的花,季节是春末夏初,12年的5月份。

由这些细节拼凑出大致的时间轴

2006夏天(小丽和小祥的故事)→2006年底(小丽离开北方)→2009年(青青认识开开)→2010年2月(青青离开开开)→2011年(小祥认识小张)2012年3月(小祥小张结婚)→2012年5月(开开、小祥相遇在青青老家)

过那么久才想起去找青青,开开NMBD!

也许开开在创作时并没有可以考虑这些时间上的联系,只是我们被这个系列感动的朋友可以当一个话题聊聊。

最后十分期待开开的第三部!

 

 

  <小张和小丽>

 

  文/开开550

 

  第一次见到小张,是相亲时。我妈跟我说她多好多好,某某名校毕业,多少男生跑断了腿,配我这个职专生绰绰有余,后来才知道不过是三本分校而已。

  小张有点圆脸,长发飘飘的,坐在那里知书达理,对长辈抱有耐心的笑,偶尔和我有个眼神接触,也是转瞬即逝的样子。

  这是我第一次相亲,并没有体会到一见钟情的感觉,连来电都没有。大人让我送她回家,我们并肩在街上走,有一搭没一搭说话,尴尬的难以置信。走着走着我就想,难道真的要和这样一个陌生人过完下半辈子吗?

  于是我就不争气的开始想小丽。

  

  ***

  

  吃散伙饭时,都喝多了,大家乱哄哄凑钱去搞成人礼。有人满嘴仁义道德,可见大伙儿来真的,两百大圆比谁放的都快,还强辩“我只是陪你们去,我又不玩那个。”后来那个人做了机关领导,令人不可思议。

 

  小丽推门进来,穿一件很薄的衣服,倚着门框问我,“可以吗?”

  我必须故作老练,被不然被失足看扁了多丢脸,很久以后才知道失足的眼才是阅遍天下,谁也逃不过。是人是狗,一丝不挂躺那儿,一目了然。

  我说,“就你吧,赶紧的。”

  她就笑,带上门,唤我起来,铺了一层塑料单子的东西在床上,轻道,“你看你,那么急往上躺,你也不知道等我上来,多脏呀。”

  我一愣,“很脏吗?”

  她就笑了,“第一次来吧?那么小,不学好。”

  我脸刷一下就红了,想狡辩,又怕再被一语戳穿,到时更丢脸,于是转移话题,“你也不大啊!”

  她铺好床,把我放上面,“比你大多了,你得喊我姐姐。”

  我更觉得丢脸,“少来了你。”

  她很认真的盯着我看,说,“你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我大你五岁。”停了停,笑道,“叫阿姨我会生气的。”

  她说很好听的普通话,听不出是哪里人。她解我浴袍,我下意识躲了一下,她也一愣,随即想到什么,“那你自己来好了。”

  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时突然恨不得我们并不是在做这种交易,或者是在校外遇上个心仪的人,或者是在网吧碰见个有感觉的女生。

  “你叫什么?”我问她。

  她脸上又有了惊讶的表情,估计来这里的雏子并不多,会问这种匪夷所思的问题的人也不常见,但她还是很快的回答,“丽丽。”

  “一听就知道是假名字。”我说。

  她忽然就把那薄纱给脱了,吓得我有点窒息,“你只有一个钟的时间哦。”说着把我按到了。

  房间的灯幽黄幽黄的,像山中的柴房。冷气开的十足,小丽的皮肤如水一般凉。

  我摸她,像冷藏的脂肪。几分钟,我就交了枪。

  她用薄荷味的湿巾给我擦身体,我跟老年痴呆的病人一样,死鱼般躺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期间几次想打个岔说点什么,可是发现连脑细胞这会儿好像都射了出去。

  她穿好衣服,把她携带东西的小篮子拿起来准备走,我始终没发一言。

  走到门口,她回头看我,我俩对视了几秒钟,她噗嗤笑了。

  “看你那苦大仇深的样子,好像被鬼附体了似的。干嘛,不爽啊?”

  我也恼了,“你看过西游记没?”

  “看过啊!”

  “猪八戒吃人参果知道不?”

  “知道啊!”

  我想说我跟二师兄一样委屈,没尝出什么味儿的人参果就吃下去了,突然觉得这样好欲求不满的样子,话到喉咙又生生止住了。

  “然后呢?”她站在门边,好奇的问。

  “没了,你走吧。”我泄了气,觉得这两百好不值,突然开始心疼钱了,我真没种。

  小丽看了我几秒,走了过来,坐在床边,“再做要加钱的。” 

  “谁要做了!”我切一声,没好气催她,“你快走吧,我歇一会儿也走了。”

  “真,的,吗?”她坏笑着,一个字一个字的点在我的敏感词上,手指好像甘露柳枝,洒在那枯萎的人参果树上,片刻又拔地而起了。

 “我,我不做了,同学,哦不是,朋友还在等我呢!”我捂着那不争气的人参果树,羞红了脸。

  她爬将过来,一手攥住人参树,在我耳边悄声说,“你叫我一声姐,我免费送你一个钟。”

  “我才不要……”

  她手下力气重了点,我撑不住,

  “姐……”

 

  见我出来晚了,他们几个就问,“怎么了小祥,不会被保安抓了吧?”“这么久啊,迷路了么?”



ad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