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小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雨后小故事 > 内容页
2018-08-22 14:52:26 作者:未知
雨后小故事之《长岛的雪》
  

我来说说我和你们猫帝的故事

你们所说的熊猫帝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小开啊,跨国公司的老板啊之类的。他本名叫张春阳,济南人,我2005年的时候认识他的,我们都是济南人,现在又成了同事,我们在济南阑桂坊欧式酒吧上班,这个酒吧是济南很有名的牛郎店,我入道比他早,然后又凭借着自己的相貌以及深厚的背景,当上了这个酒吧的老杜(类似于小姐常叫的妈妈桑),我有股份,老板承诺每年给我百分之五的股份,我的工作说简单也简单,说不好做也不好做,简单的是,我不用接客,不用天天应付那些有钱的变态女人,我的工作是负责接待那些贵宾,然后组织手下的一帮小伙子们为他们服务。

说难呢,是因为这年头,什么生意都不好做,我既要负责接待,还要负责管理这些小孩子们,他们年纪都小,而且,说句直白的,出来干这个,肯定是以前在社会上混过的好吃懒做之流,他们都很叛逆很自以为是,很不好管,而且来我们酒吧的客户都是有钱的女人,一般都是35-60岁的富婆,当然也有一些有特殊要求的男人,他们大多是同性恋,我们很多新手,刚出道,都是从money boy做起的(为男人服务的那种)。

我最开始认识张,是2005年的夏天,我们酒吧楼下,有很多的大排档,夜市很热闹,当然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每天,我们放工之后,也会到楼下的一家海鲜店,吃海鲜火锅什么的。那次我刚下班,和几个手下的小弟,在楼下一家海鲜店吃饭,当时,店里有个新来的小伙子,18.9岁的样子,穿着“Mike”牌的衣服,当时一看到他,我就禁不住笑了出来,他穿的那件mike牌的对号是超右边打的,一看装扮就是刚从农村进城打工的孩子,但是我看他长的还算白白净净,举止谈吐和一般的打杂的服务生不一样,就特地留意他了。

后来几次来店里,感觉这个小孩子很外向,好像很吃得开的样子,不久我们就渐渐混熟了,我才了解,他来自济南郊区,初中毕业就不想上学,一直在家里混日子,后来他父母离婚,也没有人管他,来济南之前他因为好几天没吃饭,就偷了隔壁超市里一箱康帅傅方便面,怕被抓,就跑到济南来避风头,当时我一听就觉得这个小伙子很机灵,除了这么大的事还知道不慌不忙的跑到济南来避难,真是“泰山即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当然,交往的次数多了,自然就知道对方的底细,当他知道我的身份之后,我感觉他并没有疏远我,因为按照一般人的思维,我们的职业其实是很低贱的。并没有人愿意和我们打交道,但是张并没有瞧不起我们的意思,而且在看到我们潇洒的搂着女人招摇过市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他眼睛里流露出的艳羡的神色。

一次,我喝多了,去吃宵夜的时候,就开始和同事们吹起牛起来,当时我指着自己手上戴的rolex,炫耀说,这社会,男人想要发财,就是要干我们这行,我们这行有什么不好?既能爽歪歪,还可以挣大钱,当时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模糊的视线里再次看到张眼睛里流露出的神色,我感觉他似乎好像一直在揣摩我们的生活,而且很多次我都看到他好像要对我说什么,但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样子。

其实我收张,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因为干我们这行的,一要外貌,这没什么好解释的,二要靠机灵,这也没什么好解释的,三呢,就是看气质,当时的张是断然没有我们的客户所需要的气质的,当时他不知道星巴克,不知道马克华菲,甚至连MSN都不知道,我们很多的女老板,都是那种高学历,陪老公打拼,但是老公发财之后就又另寻新欢的那种,济南有两个著名的牛郎店,一个是我们酒吧,另外一个是风月酒吧,我们行内有句话,叫兰桂坊出女诗人,风月酒吧出女湿人。这句话的意思是来我们酒吧的客户都是很注重品味和内涵的,而那个风月酒吧的客户基本都是那种暴发户型的,去那里的女人是真正的湿人,完全为了性,去了的目的就是发泄,而我们的客户则很礼貌,对待男招待的态度也很客气,我们店里那时候有很多山大和济大刚毕业的大学生,优雅和品味也几乎成为了我们酒吧的代名词。

但是像张那样只有初中文化的孩子,肯定是没有那个条件的,但是自助者,天助之,他始终没有放弃成为一个优秀的男招待的理想,06年初,我的手下两个小伙子在一次接待过程里,和客户发生了冲突,在我们酒吧,顾客就是上帝,你绝对不可以和他们发生言语上的冲突,说实话,我挺可怜那两个小伙子的,明明不懂什么armani,o2之类的牌子,却还是要装做很懂的样子,很恶心,但是我说话还是不算数的,我想求情,但是老板还是将他们辞掉,以为不允许我们酒吧的声誉就那样被毁掉。

于是一天晚上,我就直截了当找到张,跟他说明来意,我本来以为给场子补充心血这种事,应该不难,所以我以为张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但是张的态度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扯着衣角,不表态。我以为我开出的月薪3万的条件太低了,我就说,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张考虑很久,说了一句,“当牛郎是不是每天都有火锅吃?”

我当时差点晕倒,就拍着他肩膀,说,干我们这一行,只要你想得开,别说天天吃火锅,就是天天吃鲍鱼,拿鲍鱼汤洗脚都没有问题。
 就这样,张春阳。成了我们酒吧的一员。

他刚到酒吧时,很腼腆,像一只鹌鹑一样,小伙子人还不错,挺勤快,对人也很热情,起初他打扮的很土,第一天上班他身穿阿迪王的T恤和Adidos的大裤衩子,下面穿的第一次见他时候穿的NLKE的鞋子,还很紧张的问我,说,梁哥,这身衣服还不错吧,是我最好的一套了。
  我当时很严厉的批评了他,并指出他衣着品味的严重纰漏,那天晚上,没有人愿意点他,尽管我很卖力的帮他推,(新人,肯定要打出牌子才可以)但是没有人愿意点他的牌,有一个老顾客,还来了句:你们店扫厕所的换人了?
  其实当牛郎,初夜很值钱的,女人都迷信,吸处男的精华是很好的养身之道,所以我们酒吧,处男的初夜,顾客给红包,我们管理层也要给红包,于是我就问张,你还是处男吗?张当时听了这句话,脸憋得通红,毕竟是新人,还是会不好意思,我以为他肯定是处男,就想还是给他点面子吧,说算了,我不问了。没想到不一会,他私下找到我说,梁哥,其实我身体不怎么好,我从12岁开始打飞机,到现在快8年了,根本戒不掉,基本上每天要打两次飞机才可以,仿佛是一种习惯一样。

我其实也不确定打过飞机的男人究竟还算不算是CNan,但是CNan和Cnv不一样,你可以很简单分别Cnv和非Cnv,但是你根本不可能从外观分辨Cnan和非Cnan,我对他说,你要珍惜你的第一次,很值钱的,红包起码都能收到1W多,随后我又停留在技术层面上对他的第一次进行了分析和指导。张的第一次就这样不知不觉来了。
 张得第一次给了一个老女人,45岁,她点张是因为看张身穿的红黑衣服很像他第一个男朋友,她第一个男朋友喜欢踢球,长的很想马尔蒂尼,她所看中的就是张身上有的像马尔蒂尼的气质。
  张的第一次是在济南有名的泰山宾馆,第二天一早,6点就给我打电话,从他兴奋的言语我可以感觉他的幸福。

他说他昨天晚上从10点开始和顾客一直做到凌晨3点,然后实在坚持不住,睡着了。当时我意识还是模糊的,也没有在意,就挂了电话,没过1个小时,昨天点张的那个客户,一通电话,就劈里啪啦的骂起我来,说我们酒吧新人为什么就这点素质?简直是个白痴。我当时还懵的在,就解释说那个小伙子不是说从晚上10点一直做到凌晨3点吗?这样的表现你还不满意?那女的骂了句说,什么啊。是10点坐到3点,你以为是什么啊,是做AI啊,那个傻子,我真受不了,对我说,第一次和女性单独在一个房间里呆着,他太激动了。你知道我是个有内涵的人,不可能主动去勾引他的,就一直暗示他。但是他居然什么都不知道,就那样坐到3点睡着了。简直是白痴一个
 听完投诉,我在想,妈呀。我算完了。

那天晚上一上班,我就找到张春阳,劈头盖脸的骂了他一通,听完我所说了,有几个耐力不好的同时差点晕倒,这时候我才知道,张是多么不适合在我们酒吧里上班,他喜欢听羊沉肛和庞龙的歌,喜欢看还珠格格和西游记后传,好不容易会上QQ了,还搞了个“骚男子”这样恶俗的名字,对于一个以内涵和修养为生命的酒吧,我是该好好找他谈谈了,但是当时情况特殊,我们酒吧被人举报,那段时间我们只好暂停营业,以应付扫黄打非,那段时间很惨淡,那段时间我打算深居简出,等风头一过,再从头来过,那段时间之前,老板找我谈话,问我营业和人员情况,我就说我打算辞掉张,他的品味太不适合在我们这里上班了。但是老板却反对我的意见,他说现在可是嫖ji的比ji女多多了。肯干这个的新人可不好找,找到一个,你还是好好的培养吧。

哎,我这个人命就是这么苦。我还是接受这个艰巨的任务
 张是个看上去很机灵,其实很笨的一个人,为了让他懂得品味和内涵这两个词的意思,我真是煞费苦心啊,找到各种时尚杂志给他看,并叮嘱他看完之后告诉我感想。看完之后,他对我的第一句话,这个书里,为什么一个字都没有啊?
 我想,还是从行动入手吧,那段时间,我频繁的领着他,出入各种奢侈的消费场合,在那段时间,星巴克,马克华菲这些品牌才开始渐渐在他心里萌芽。给他以后在你们的贴吧里称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之前的张,站在人群里,绝对不会给你留下任何深刻的印象,甚至他踩你一脚,你都不会记住他的脸,但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一番打扮之后,走在大街上,随时都会引起路人的近距离围观,我实在是越来越觉得他长的像卡卡了。(其实我私下里是米兰的球迷。)

终于他还是真正的将自己的第一次献了出来。
 他的第一次给的是一个发展商的千金,人长得很可爱,但是根本不能称之为漂亮,那个女孩子很年轻,25岁的样子,在美国念书被老外男友甩了,很受伤,本来看到张,就是想狠狠的报复一下他,但是张一开口,什么KFC,LV这些都如同驾轻就熟一般的张口。
 她立马被征服了。
 本来以为国内的牛郎素质普遍不高,但是没有想到,国内的牛郎,居然有如此神人!居然知道starback,她深受震精。当晚他们发生了关系,这次,张没有让我失望,此女满意而归,而且留下了张的电话,说以后每次来都会点他的。
 如此女人,能这样驾驭。张似乎马上要火了。

现在的生意还是不好做。各行各业竞争都很激烈。但自从张的迅速成长,酒吧的生意渐渐红火,我们的客户群也越来越广,从以前的35—60,扩展为20—80岁。从张的工作表现,我特地总结了如下要则,并在员工中推广。
 1.一定不要多说话,但是一旦说话,一定要震撼
 2.一定要优雅,并熟知各种奢侈品牌。如ARMANI.雷丁,哈根达斯之流
 3.一定不要在顾客面前表现出自己是弱势群,要相信我们有黑社会撑腰
 4.适当的表现出自己的坏。但是要小坏那种
 5.要适当编造童话,比如一起坐飞机去长岛那种浪漫地方的意境。
 6.假如你有10块钱,你一定要说你有1000W,而且要随意的说出,譬如,区区几千万……
 7.手机铃声不许用譬如“一生中最爱的人”,“月亮之上”,“老鼠爱大米”,“主人,那家伙又来电话”之类的恶俗型,换作用钢琴曲或者英文歌
 8.不要用QQ,要用MSN。
 9.宁愿走路,也不要坐车,如果你没有车,做公交吧,身份太低,坐出租,又暴露出你没有车,若你买的是奇瑞QQ或者长安奔奔之类的车,那更不要开出来丢人,只有走路,走路,让别人即不好判断你的身份,就算怀疑你没有车,你也可以编造我的奔驰今天早上撞坏了车库里的宝马然后法拉利又借给表哥了之类的谎话。

张越来越火,每次一出门,便N多人近距离围观
 我越来越感觉待他对我的威胁,我感觉,此人不除。必留后患
 我开始有点不喜欢这个最严格按照工作准则来办事的人,张是个很高调的人,喜欢吹牛,而且将我所立的工作准则夸张无数倍来办事,例如,我所说的表现自己有黑社会撑腰,他居然吹成我南京东易的分部的人马上过去看你之类的,拜托,我们是济南诶,关南京的黑社会鸟事?有时候他吹牛,吹得自己都圆不了。
   有一次,我亲眼所见,他对一个22岁的富家女吹嘘,我很忙的,我来这个酒吧,是来放松,我每天要来回在欧洲和国内以及香港台湾飞来飞去,忙自己的事业。我明天又要去瑞士开一个关于收购天空电视台的事宜。
   结果第二天,我们一起在大排档吃拉面的时候,那个富家女开着布加迪威龙从我们的对面停下,并站在张的面前摇头唏嘘。
 当时我真想说:这不是张,他是野生的!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物极必反”
 纸包不住火,同样,也没有一个人,在牛吹倒南极还能拉回来的,我身边越来越多的人识破张的那点小伎俩,在我们工作闲暇之际,我们总喜欢调侃他:小春子,你晚上是不是还要直飞台北去参加收购永和豆浆的相关事宜呢?你今天是不是在北京的CSPN总部股东大会上大发脾气了呢?你上个月是不是在澳门和何鸿燊赌博赢了3000W然后发给你小弟了呢?这时候,张总是显露出不屑置辩的神色。当有顾客问,那为什么那天看到你在马兰拉面吃拉面呢?这时候,张就显得颓唐不安起来,嘴里还支支唔唔的,什么“阿里巴巴,东易日盛”的,一些不懂了。
   张春阳是这样的让人快乐。可是若是没有他,不知人们会怎样过。

干我们这一行其实很不容易,当你们在大街上看到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搂着一个老的可以当他妈的女人的时候,往往都是我们的同行,其实我们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风光,男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尤其是我们这种吃青春饭的人,一般都是18-25岁的时候,疯狂的工作,人到中年的时候,一般都不会活动在前台了,像我这样当老杜的,是最好的归宿,很多的男招待,辛辛苦苦攒了几年的钱,然后还乡做点小买卖什么的,度过余生。
—当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么的幸运可以安稳的做到自己干不动的时候,我们的客户,背景一般都很复杂。

形形色色的,什么人都有,有的是高官家属,有的是大商人的妻子,有的是黑道大哥的女人,没有点背景的人,根本不敢在这个圈子里混,我们最中意接待高官家属,因为她们的老公一般都是贪官,特别怕自己的事被别人捅了出去,所以一般有意见都保持低调,不敢把事闹大,当然,来我们这里的高官家属,肯定没有人愿意主动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来。至于说道最不愿意得罪的人,当属有黑社会背景的顾客,这帮家伙,没人性,又变态,动不动就拿“改天找人劈死你”之类的话来吓唬人—其实根本不是吓唬,大多数她们说找人砍你,那过几天肯定变成五花肉。这种人,连警察都敢打,夫妻俩都在外面瞎混,有时候有的黑道大哥有特殊癖好,夫妻一起叫个男招待也是经常发生的事,虽然大多数手下招待都不愿意做money boy,但是没有办法,得罪不起这些人,还是极不情愿的忍受被人菊爆的痛苦,这种人,有时候,玩完你,一分钱不给你,你都拿她们没办法,若你想得罪她们,那你最好早点做好关门滚蛋的打算。

所以我们都不太愿意接待道上的,但是又不敢拒绝,张第一次接待黑道上的人是在06的时候,那个时候他真是最风光的时候,不像现在,每天像过街老鼠一样(这是后话),那时候他事业起步期,上涨的厉害,也正是那个时候他开始暴露出自己爱说大话的缺点—干我们这行,吹牛编胡话是在所难免,但是干的时间长了。就应该知道,对什么样的人,该说什么样的话,张第一次接待的黑社会女人是一个在市中区混的很牛的地头蛇的情人,30岁左右的少妇,寂寞难耐,顺便说下,那天我去他相册里看到一个女人躺在床做面膜,好像就是她!这个女人尽管有B社会背景,但是人还算内敛,没有因为自己是黑道大哥的女人就嚣张,张第一次接待这个女人,后来知道是黑道中的,感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便飘飘然起来。

觉得黑道女人并没有那么难对付,于是后来,有不愿意接待的,他一概帮忙,他这么做有自己的道理,虽说在道上混了一段时间,但是毕竟自己不是济南市内人,一旦离开酒吧,根本没有人罩他,多接触些道上的,也是给自己以后的吹牛增加些底气。
 但是并不是每个黑道上人都那么好说,如果都那么好说话,那么单纯,那就不会叫黑社会了。
 每个男人一生中都会有一此真爱,就是看你有没有珍惜,有时候真爱就像是窗前树上歌唱的鸟儿,你来不及欣赏他甜美的歌声,呼咻一声,它却那样悄然飞走,而且不再回来。
 干我们这行,就别玩什么真爱,这也是为什么张现在会离开而且会如此落魄的原因。

07年过年的时候,生意异常火爆,那段时间想起来真是不堪回首,每个小伙子甚至一天要同时接待3,4个女人,奔波于几个包厢之间,还不能让每个客户看出破绽,往往都是找借口说自己上厕所,然后去另外一个包间接待另一个客人,因为女人天生是爱吃醋的动物,没人愿意说自己花钱,但是同时你还在帮别人服务。所以很多客户都反映说你们的小伙子身体素质越来越差了啊,陪我1个小时候上了6躺厕所,得多买点鱼翅王八什么的补一下了。其实他们不知道,说是上厕所,都是找的借口去接待别人。
 张那个时候几乎已经成为了我们的顶梁柱,整个场子除了我基本上都是他在周旋,他的嘴巴也越来越油滑,越来越多的女人开口点他。

其实我们的收入是一个谜,很多人都认为干我们这一行,肯定很挣钱,但是其实我告诉你,并不像你们所想的那样,我们所说月薪3W,只是理论上的,一天晚上能陪几个女人?你满满做足30天,也就勉强赚个1W多块,这还不算,你要是想保持自己的客户群,就得舍得花钱,有时候并不见的就是女客户出钱,当然羊毛出在羊身上,你有时候陪他们逛街,她们看中了这个那个名贵的衣服啊,钻戒啊,什么的,你都要狠心掏钱买,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持自己和客户的关系,而且干这行,伤身是再说难免,传说中的每天吃鲍鱼绝对不是空穴来风。这些都要花很多钱在补身体上,很多年轻人,刚来的时候信誓旦旦的吹嘘自己多厉害,一次能多久多久,但是干了一年,基本上见到女人,想抬都抬不起头来了。

很多舞男,心里都很变态,有很多发泄的途径,有的除了因为工作被女人玩之外,私下里自己也很喜欢去找妓女玩,乐此不疲,有的像张春阳这样,靠吹嘘来维持自己的自尊心,我们是很低贱的职业,但是我们也是有自尊心的,只是我们的可怜的自尊心,只能靠那种很极端的方式和渠道来发泄。很多舞男,很难有真爱,有真爱的,都爱的很痛苦,他们戴着面具,和女大学生、白领、初出社会的小女孩子像真正的恋人那样恋爱。
 白天,他们嘴里说出的是诸如:我要去万科谈楼价的问题,或者是我要去麻省理工参观几天之类的话,但是晚上,生活所迫,他们只能成为别人的玩物,那些小女孩子也很可悲,白天搂着他们的男人,晚上居然同样的动作搂着可以当他们奶奶的女人,说着情话。

那段时间,张春阳在啃他鸡(KFG)邂逅了一个19的女孩子,刚从福建老家来济南念大学,人长的很可爱,看上去也很单纯,他们怎么认识的我具体的不清楚,但是凭我对张的了解,估计是用小开的身份骗取女孩子的羡慕和追随—天下的女孩子都一样,都希望自己找个又高又帅家里又有钱的男朋友,19岁还正在做梦的女孩子尤其期盼这点,那段时间,张频繁的在我们面前提起这个女孩子,起初我并没有在意,因为这样的事太多了,很多人都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的。

那段时间我们生意正忙,我根本无暇估计张的私人生活,但是当一个张的老顾客找到我,强烈要求换人,而且要陪她精神损失费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事有点严重了,因为那时候,张已经是我们酒吧的中坚力量。很多新人都乐意从他那里学到哄女人的经验
 原来,那次张和那个老顾客缠绵的时候,爱到高潮时,张居然大喊:小静,小静(那个女孩子的名字),亚美爹。。。。
   女人都是水做的,老女人根本就是醋做的,和自己上床的人,居然喊着别人的名字,这哪能接受的了?接下来几天,几次有人向我投诉,说张在工作的时候开小差,经常在上班期间和其他女生通电话,或者是不自然的喊出她的名字,不用想我都知道是那个女孩子。
 我觉得我有必要找张好好谈一谈了。



ad
相关内容